凡是体育联盟,都会严令禁止服用禁药,
那么你知道,NBA对于服用禁药,会有怎样的处罚么?
图片
今儿一早,正好出了这么一条重磅新闻.
NBA官方发出声明,鹈鹕球员马科斯-洛扎达-席尔瓦因违反禁药条例将被禁赛25场。
 
图片
据了解,席尔瓦是因为屈他雄酮(Drostanolone)和睾丸酮(Testosterone)检测呈阳性而违反了禁药条例。
对于服用禁药被处罚一事,席尔瓦的回复如下:
 
“在巴西度假时,接受了一名营养师的建议,服用了他推荐的运动补剂,我从未想过补剂中会有违禁品。得知检测结果呈药性后,我积极和联盟、球员工会合作。我接受责任,并为了这个错误向联盟、球队与球迷道歉。”
 
图片
借此事件,正好和哥几个聊聊NBA对禁药的调查流程和处理方式。
 
首先,NBA药检采取随即检测的方式,一般来说,新秀被抽中的概率会更高些。检测方式仅限于尿检,禁药种类包括:类固醇、兴奋剂、隐匿剂、利尿剂、可卡因、相关激素、鸦片制剂、五氯苯酚、麦角酸二乙基酰胺等。
 
图片
检测过程交由第三方独立机构进行,NBA内部任何员工都不会参与。检测时间为一年六次,分别是休赛期两次,赛季进行中四次。被抽中检测的球员不会得到预先通知,都是突发检查。
 
综上所述,席尔瓦大概率是在赛季刚开启时的抽检中被抽中,随后中了招。
 
图片

 

说完检测方式,再来聊聊惩罚制度。

 
联盟对于药检呈阳性的球员,会进行四次检查。
首次药检不合格,违禁球员将被禁赛10场,并扣除缺赛时全部薪水;第二次不合格,将被禁赛25场,并扣除缺赛时全部薪水;第三次不合格直接一个赛季禁止出战,并扣光工资;第四次不合格,两年内都不允许出战NBA。
 
图片
按这么盘算下来,席尔瓦已经经历了两次药检,并均未通过。
按照劳资合同规定,如果球员对判罚结果不服,可以提出上诉,只要能够证明自己并非主动摄入,就能争取到从轻处罚的机会。
 
图片

类似的情况,艾顿在两年前也曾发生过,当时他因为体内被检测出利尿剂而禁赛25场,并联合了球员工会上诉,希望证明自己并非主动服药,

最终艾顿的上诉并未通过,他也被迫禁赛25场,并且扣光了这25场的全部工资。
 
图片
而本次席尔瓦甚至都未挣扎,直接承认了自己的错误并表示愿意接受惩罚。
那就只能等到25场比赛之后,在考虑复出事宜了。
 
图片
与被给予了无限希望的状元艾顿不同,席尔瓦作为一个职业生涯只打过5场比赛,场均上场时间12分钟得到1.6分1篮板0.8助攻的球员,
而且在今年休赛期时,鹈鹕刚与他达成4年769万美元的合同。
图片
刚签完合同,如今还搞上这事,
不出意外的话,这兄弟的NBA职业生涯怕是要无了。
图片

    作者 南归小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