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决第一战,吉米·巴特勒一始既往地强硬,用41分回应了看低热火的所有人,以118-107强势逆转绿军,让东决回到应该有的状态。

系列赛的第一战往往确定基调,但开战前绿军被更多人看好,似乎他们进总决赛天经地义。的确,从纸面上看凯尔特人具备更好的条件:第一,双核驱动,热火是单核球队;第二,均码阵容,个个身高臂长,是后1/3赛程防守最好的球队;第三,塔图姆和布朗虽然年轻,但分别拥有两次和三次东决经历,并不缺乏季后赛经验。

然而,热火同样拥有公认的一流防守,巴特勒的单打球风非常适合季后赛,其联防经验可以应对老鹰这样的外线攻击型球队,也能应对拥有顶级中锋的76人。凯尔特人是他们遇到的最大挑战,但巴特勒两年前有过东决淘汰绿军的经历,信心十足——而且,拥有主场优势的是热火。

所以,当上半场绿军顺风顺水地领先热火13分时,看上去不堪一击的热火给了最强硬的回应。

热火在前两节并没有给对手太大的压力,只是用换防、联防应对,因此塔图姆的开局打得非常顺利。他在上半场14中9,其中8个球是在三秒区内,进了一个三分,半决赛面对大洛和字母的那种窘迫感,不复存在,21分也是他在季后赛上半场的个人得分最高,他虽然年纪轻轻,却已经打过11轮季后赛,共61场。

除了塔图姆,此战归来的罗伯特·威廉姆斯大闹篮下,拿走12分和5个篮板,一度让热火中锋阿德巴约非常难堪。要知道第一节绿军在三秒区得分为16-20,但第二节打了翻身仗,三秒区得分出现26-4的悬殊对比,他们两节在禁区内所得42分,也平了过去25个赛季以来绿军半场最高纪录,无论常规赛还是季后赛。

带着8分优势进入下半场,凯尔特人没有想到平地起风雷,第三节热火变脸了。

图片

首先在进攻上打得更坚决,巴特勒攻篮下、上罚球线,后卫文生特和斯特鲁斯接连命中3记三分,仅用了3分钟便反超了比分。

在防守上,热火加强了协防,增加了防守时的攻击性,在罗·威篮下得球或者塔图姆弧顶持球、传球时,不断去切、抢、断,第三节抢断6次,造成绿军8次失误,仅塔图姆一人就单节失误6次。

第三节呈现灾难性的一边倒,热火打出一波22-2,而凯尔特人前7投都没有命中,直到7分钟过去,才由罗·威上篮进了第一个球。最后,第三节的比分记录是39-14,凯尔特人单节13中2,这是最近4个赛季绿军单节最差命中率,无论季后赛还是常规赛。他们在上半场有防守的情况下31中15,但第三节12中1。

主教练乌多卡在赛后毫不留情地批评了两名主将塔图姆和杰伦·布朗:“有马库斯(斯马特)和AI(霍福德)当然好,他们能让我们冷静下来,但这并非事情的本质。不是我们年轻人的问题,不是佩顿(普里查德)和艾隆(内史密斯)的问题,问题出在老将杰森(塔图姆)和杰伦身上,让胜利从我们手里溜走,是他们俩的责任。”

图片

但乌多卡的策略也有责任,他没能使队员们在第三节的风暴中即时清醒,也没有想办法限制住吉米·巴特勒的疯狂反击。

这一战巴特勒拿下41分,其中第三节独取17分,有9分来自罚球,全场罚球18中17。前两轮巴特勒虽然投了44个三分,但他本质上不喜欢远投,东决第一战也没有投中,全部得分除了罚球,大多来自中投和上篮,其中7个球在三秒区内(包括一次反击扣篮)。

巴特勒是非常传统的古典派,喜欢用挡拆点名一打一,准确率极高。如果遇到强硬的防守,他会主动寻找身体接触,以获得罚球机会。对此乌多卡并没有换成夹击,迫其出球。或许他担心巴特勒传出大量的外线三分,但热火三分数量不多,在东西决4支队伍里面,三分球出手最少。

这场球虽然少了两员大将,斯马特有伤,霍福德临阵因新冠退出,但这并不能作为借口,因为热火同样少了洛瑞。缺少洛瑞让巴特勒不得不更多持球,缺少霍福德则让乌多卡在内线缺少应变武器,这场球罗·威过于兴奋,直接把左腿打抽筋了,他一次次被切走球的时候,乌多卡无法换人。

图片

第一战最突出的意义,是让东决回到其应该有的状态,这两队并非纸面上呈现的那样,绿军年轻、经验丰富、身体占优,而是非常接近,极有可能打天王山之战。

系列赛出现这种势均力敌的状态,或者双方各有优劣,最后胜出就看谁能将自己的优势发挥4场。谁也不能将对手一棍子打死,就看如何用防守将对手的优势场最多限制在3场。

东决G1把双方优势都摊开,各自有了表现:热火如果强度上不来,绿军可以凭借天然优势碾压,所以,热火如果想赢4场,必须至少让巴特勒像G1那样发挥3场,另有一场借助身边人把三分投准,因为他遭遇包夹是早晚的事;凯尔特人想赢4场,难度比热火小,因为他们是双核驱动,塔图姆和布朗只要各自有2场表现出众即可。

但绿军晋级有一个大前提,那就是强度必须与热火匹配,否则,再强的天赋也没用。到底是什么样的强度呢?热火在第三节已经做了回答。

    作者 南归小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