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音频:到底谁想拆散爵士队?

戈贝尔正处在他最困惑的时期,而季后赛马上就要来临。

最让戈贝尔困惑的,是爵士队明明成绩不错,却整天有人说:戈贝尔和米切尔有矛盾了,他们俩终于要散伙了,爵士队不行了。

赛季临近尾声,这种声音越来越大,只要爵士队输球。最近4战3胜之前,爵士曾经5连败,连续6个客场只赢了一场。关键还在于输球的方式,很有爵士特色:在波士顿,最多落后达32分直接惨败,在洛杉矶第三节曾领先快船25分,又被逆转了。

为什么说“又”呢?因为在去年西部半决赛上,快船0-2落后,连胜4场淘汰了爵士,其中的第六场,爵士也领先多达25分,结果被快船逆转了。

被逆转多了,自然议论雀起,议论多了,三人成虎。不相信的话,看看开拓者就知道了,喊了好几年利拉德和CJ要分开,从去年起喊得最凶,开拓者终于没扛住,拆散利拉德和CJ,转入重建。

爵士队会不会就是下一个开拓者?

图片

显然,爵士队并不甘心,小市场队伍经营不易,虽说和冠军没有缘分,但多年来保持一组稳定的核心,至少可以保证票房收入。为了维护戈贝尔与米切尔这个组合的稳定,爵士队在2020年提前与戈贝尔续了顶薪,而且,由于他上赛季第三次当选“最佳防守球员”,顶薪达到5年2.05亿,这个赛季是第一年,与米切尔新秀期结束后的5年1.63亿顶薪完全同步。事实上,爵士队主要的七八名球员在下赛季结束前,都有合同在身。

这种情况下,说戈贝尔和米切尔要散伙,一定得有点依据,才能让人相信。切入点是米切尔不开心,觉得跟戈贝尔在一起打球没有前途,他不开心的证据是不给戈贝尔传球。在NBA官网上有一项统计,计算每个球员给队友传球的次数和占比,而米切尔给戈贝尔每场只传2.3次,占他全部传球的5.6%。这个统计被单拿出来,具有爆炸效应,爵士队打球,难道不是挡拆后米切尔给戈贝尔传空接吗?

米切尔每场传球分配
传给 占比% 次数 助攻
博格达诺维奇 23.2 9.6 1.6
罗伊斯·奥尼尔 21.6 9.0 0.9
康利 15.2 6.3 0.5
克拉克森 13.7 5.7 0.5
英格尔斯 6.3 2.6 0.2
戈贝尔 5.6 2.3 0.6
怀特塞德 3.7 1.5 0.5
鲁迪·盖伊 3.1 1.3 0.1
福雷斯特 3.0 1.2 0.0
帕斯考尔 1.3 0.6 0.1
小豪斯 1.1 0.5 0.1

数据有时候会骗人,不过一对比下来,就让米切尔百口难辩。比如,洛瑞给阿德巴约每场传11.9次,特雷·扬给卡佩拉传6.6次,骑士队的加兰德给贾瑞特·阿伦传6.9次,保罗给艾顿也是6.9次。

米切尔说了很长一段,来解释这个数据没有说服力,因为爵士队百回合进攻116.4分,排名联盟第一,大家打团队篮球,不会纠结谁给谁传得多传得少。还是他们的教练施奈德说得更清楚些,他特地花了20分钟时间,给记者们分析为什么出现这样的数据:

“当康利和米切尔同场时,担任控球后卫的更多是康利,而且,对手千方百计不让米切尔给戈贝尔传球,我相信那样说的人想要离间我们两名球星……我们不应该在这些球员之间人为地制造隔阂,尤其是用数据,我们应该比数据党更高明。当然我们不可能一直打出最好的表现,可你们也不能非要说谁不给谁传球。”

没错,和米切尔相比,康利更像一个控卫,尽管在他传球的对象中戈贝尔也只排第五,不过更加雨露均沾。

康利每场传球分配
传给 占比% 次数 助攻
罗伊斯·奥尼尔 17.7 8.7 0.6
米切尔 16.8 8.3 0.5
博格达诺维奇 12.6 6.2 0.9
克拉克森 12.1 5.9 0.6
戈贝尔 11.8 5.8 1.4
英格尔斯 10.6 5.2 0.3
鲁迪·盖伊 6.7 3.3 0.3
帕斯考尔 3.8 1.9 0.2
小豪斯 2.0 1.0 0.1
福雷斯特 1.4 0.7 0.0

教练的解释让戈贝尔如获至宝,他特地去电台做节目,全力反击他与米切尔不和的流言:“什么时候都少不了嗡嗡声,有不少球队、不少人,一直希望拆散我们……我们知道,我们队无论场上的表现、场外的事,都被人用大号望远镜盯着呢,他们在寻找一切机会,企图将我们拆散。”

要拆散这对组合,就得从最痛处下手,而爵士队最痛处就是戈贝尔。

作为一个特体中锋,戈贝尔身高216,臂展236,长手长脚,是一个非常难得的蜘蛛怪。他父亲来自法国在加勒比海的属地瓜德鲁普,也是打篮球的,戈贝尔继承了父亲的运动基因。他在身高191的时候被法国绍来的职业俱乐部挖掘去参加青训,一开始打后卫,但并没有像戴维斯那样练出后卫技术,就迅速长到了198,接着蹿到213,就直接改中锋了。

图片

虽然身长七呎,但戈贝尔有出色的爆发力和协调性,是巨人中难得的篮球天才,防守极其出色,只是他没有打好后卫基础,进攻得靠别人喂饼。

所以,对手在打爵士队时,会从两个方面入手:防守时,切断戈贝尔与后卫间的传球联系,让挡拆失灵;进攻时,引蛇出洞,用投篮将戈贝尔调出来,然后投突结合,迫使戈贝尔换防后采用后退式防守,利用他留出的一两米空间完成中投。

2017年西部半决赛勇士横扫爵士,第一场库里有一个戏耍戈贝尔的镜头——

图片

去年西部半决赛,快船4-2淘汰爵士,其中的第六场完成落后25分的大逆转,曼恩一举拿下39分,其中对戈贝尔的那记暴扣成为经典——

图片

这个死结如何解?解不了,当爵士队选择了戈贝尔和米切尔,就应该做好这样的心理准备:爵士队会非常稳定,是一支强队,但上限到此为止。

眼下戈贝尔的年龄是29岁,实际上到今年6月满30岁,他正处于一个优秀中锋最好的年龄段,以他的条件,15+15是顶格数据,防守覆盖面几乎达到整个三秒区。但他并不掌握约基奇那样的进攻技术,包括防守成功后的长传技术,因此,他会经常出现在防守一阵,但进不了最佳一阵。

戈贝尔是法国人,来自北部城市圣康坦,单亲家庭长大,性格比较执拗,他认为当初选秀落到第27位,是对他的轻视,因此特地身背27号。虽然在新冠刚刚流行的时候,他有过幼稚举动,但作为一个外国人,本质上不会主动寻求出走。他的NBA职业生涯全部在爵士队度过,成长经历有点像字母在雄鹿,对爵士的环境比较依恋。但跟字母擅长进攻不同,爵士队难以围绕戈贝尔建队,必须在他身边配最合适的后卫,而且以后卫为核心。

这就是为什么当外界想拆散他们俩时,会从米切尔的传球入手,因为戈贝尔是撬不动的,能撬动的只有米切尔的心思。能否拆散他们俩,取决于米切尔的想法,如果他跟哈登一样不满足现状,就可能得手,如果他跟利拉德那样,那按两人的合同现状,这是铁板一块。

最关键在于,并不是所有的球队都以夺冠为终极目标,几年没希望就要死要活,因为大多数球队在意的是稳定的运营,长期当一支强队,即使拿不了冠军,也比隔三差五地折腾来得强。

    作者 南归小杰